当前位置:88必发娱乐官网 > 校报晨曦

赏鱼记

发布时间:2019-03-15 18:13:24
点击量:

赏鱼记.jpg

晨曦文学社  王紫垚

 

我曾看见过这样一个女孩:圆脸,短发,五六岁的年纪,穿着水蓝色大衣蹲在桥边,两手托腮,眼睛直盯着湖中游动的金鱼。

江南多烟雨,不知不觉中就湿了人的衣裳,游人却乐此不彼。在穿梭着的人群中,唯有她是如此的安静,目不转睛。雨滴入湖中泛起的涟漪她不看,路人的喧嚣声她不闻,这些都与她无关。她眼中游动着的红与黑,不过是两色金鱼罢了。如此深情,竟忘了母亲已经走远——她们也只是江南的过客。

天色渐晚,雨还未停,水蓝色大衣已变成深蓝色,游人渐渐散去。鱼儿都游得一身疲惫,可女孩依旧在那里,忘了归期,直到一双手把她抱起,她才看见母亲挂着泪痕的脸颊和红肿的眼睛。可她呢,依旧听不到母亲生气又心疼的责怪。因为她,还在望着湖中的金鱼。

后来母亲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:“再找不到你我就要跳湖变成小金鱼了。”是的,这个蠢乎乎的蓝衣女孩就是我了。那是一次去苏州的旅行,正值梅雨时节,旅行途中一直未见放晴,可我却格外喜欢这湿湿的天气,喜欢湖中游动的小金鱼。在我眼中,那是一种优雅而又自由的动物,似乎从来没有过烦恼,我喜欢它们的红色与黑色,庄严而又秀美,如朱砂水墨。

我曾问过一人:“鱼真的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吗?”他说:“不同种类的鱼记忆能力不同,作为这个星球上最低级的动物,它们普遍只有几秒钟的记忆。”他又说,“不过已经是很不错了。”我想,他也不会为这短暂的记忆而感伤吧。鱼的记忆短暂,快乐是几秒钟,虽不够强烈,但痛苦也只是几秒钟,不会揪心了。正因这一次又一次的几秒钟,它的脑袋在不断清空,因而有着绝对的快乐与自由。

距离那次赏鱼,已有十年光景,再想起时,仿佛又看到了那个身穿水蓝色大衣的女孩。多想变成鱼啊,拥抱着短暂的记忆和永久的自由,可惜啊,还能记起十年前的趣事呢。(学生编辑:王舒一


上一篇:词二首

下一篇:点绛唇 别离